我和父亲的那些事儿

2019-06-18 10:04:30 来源:5分6合6合五分钟 作者:陈雪冰

分享至手机

说起父亲,我们总先想起他疾声厉色的训斥和默默无言的背影。其实,在每个孩子心里,父亲都是无所不能的超人,总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,为我们遮风挡雨。父爱无言,他们从不轻易将感情展示在孩子的面前,但却比任何感情都更厚重有力,这次就让我们一起听听那些和父亲有关的事儿。

谢谢你,爸爸

十几年前,如果你路过长沙太平街,还能看见巷子里的小店门口,有一个胸凸背驼、脸色苍白、身高与旁边补鞋机差不多的人一直坐着补鞋,那就是我的爸爸张国强。他不仅背驼得厉害,而且双脚也天生畸形,走起路来,整个身子左右摇晃。也许是驼背的缘故吧,就算站起来,他也只有1.45米。但就是这个小小的人儿,却用双手撑起了我们整个家。

爸爸对人非常热情,工作也十分认真,为客人服务总是一丝不苟,他常有整天都忙不完的活儿。为了让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,他每天都是起早贪黑,晚上还要工作到十一点多,但他对我的关心、疼爱总是无微不至。

我记得上小学时,我家离学校距离不过3公里,但父亲总是担心我上学、放学过马路不安全。于是他特地买了一部残疾人专用的电动三轮车接送我,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,6年间都不曾间断过。每每坐在父亲的电动三轮车上,我都感到特别的幸福与自豪。

12岁的时候,有一天深夜里,我高烧反复不退,爸爸摸摸我的额头,二话没说,抱起我就往诊所跑。他胸凸得厉害,我只能靠在他的腰间,微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我,还能感受到他十分用力地将我紧箍着。

诊所医生给我输液的时候,我睡着了。第二天清晨,我醒来的时候,看到爸爸的眼睛有些红肿,原来他整夜都没合过眼,就这样一直陪在我的身边。

直到现在,我26岁了,已经在长沙找到了合适的工作,但爸爸还是会准备好晚饭等我回家,望着爸爸凸起的背峰,我好想对他说一句:“爸爸,谢谢!”

父亲真的老了

我叫杨幼琳,就像这个名字一样,我一直挺幼稚的,好像从来没有让父母省过心,也一直坚信,不管多大的人,到了父母面前都是个孩子,直到2018年的那个冬天……

那次,我和先生吵架,抹着眼泪回家找父亲,一路走,一路幽怨地想:决不能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,应该让父亲帮我狠狠地骂他一顿,然后和他离婚!

路过家门口的一家小超市,我看见父亲和人起了争执。那人很凶,手几乎指到父亲的鼻尖上:“你这么大岁数的人,走路怎么不长眼睛?你说,怎么办吧?”父亲嗫嚅着说不出话来,好半天才软软地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,我赔你吧!”可那人依然攥住父亲的手腕不松,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。

我的心忽然就酸了,那个在我眼中无所不能的父亲,那个我有一点点事就要去麻烦的父亲,居然也会老,居然也会手足无措,居然也会被人欺负。我看着身体已经不再挺拔的父亲,鬓边居然已经华发丛生。早先,我怎么就一点没有注意到呢?这么久以来,我还是像孩子一样,工作不顺心,回家找父亲哭诉;生活不如意,回家找父亲抱怨;就连两口子吵架这样的小事,也不让父亲消停,肆无忌惮地让父亲分担自己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、不开心。

我挤过围观的人群,站在父亲身边,声色俱厉地对那人说:“请你别欺负我的父亲,他已经跟你道歉而且答应赔偿你,你还想怎么样?如果你不接受赔偿,请到法院起诉!”那人愣了一下,接过父亲的钱,嘟嘟嚷嚷地走了。

“爸,咱们回家吧!”我揽过父亲的手臂说。那天,我没有向父亲哭诉,更没有提想要离婚的事。

一直以为,父亲是我的天,是我的地,是我人生路上遇到困难时,那双支撑我的最有力的手臂。但这一刻我明白了,应该好好珍惜和父亲一起的时光,因为他真的会老去……

父亲成了“老孩子”

今年4月某个早晨,我在湖南省脑科医院的3楼,躲在休息区的窗边抽烟。长沙那几天总是在下雨,我的心情也似这天气,阴沉沉的。

从这栋楼到那栋楼,从这一层到那一层,推着父亲做各种各样的检查,拿各种各样的单子,按照吩咐买各种各样的护理用品,换了一个又一个科室……有种看不见的、沉重的东西在心里越来越明显。医生开出了长长的一溜病因。我说我不懂这些,就想问有多大希望。医生说,不到百分之五。

心向下坠了一下,其实还是不太相信。尽管父亲已经好几次把自己走丢,尽管有时候搞不清大小便的地方,尽管常常颠三倒四地讲些从前的事情,但无论如可,很难把他和那个可怕的词联系起来。我以为有些事情总该会有些例外和奇迹的,但人生哪有这么多的幸运,是了,我的父亲得了老年痴呆症。

这次住院,他安静了许多,很少去拔扎在手上的针头,也不再和护士顶嘴。更多的时候只是在沉睡,呼吸声粗重,醒来的间歇喂他喝水,还是像从前那样急切,还是会呛到自己。

在他失智的这几年里,我们拌了无数回嘴,每次都以我被气得头疼为止。我很难想象这样精准敏捷的回怼来自一个头脑不清楚的老人。

又过了两个月,他清醒过来的时间越来越短。母亲说:“儿子,把你爸接回家吧。”带着些恳求的意味。我坐在父亲的病床前想了整整一个晚上,最终决定将他带回家,回到熟悉的地方,可能他的病情也会缓解一点。6月15日,我办理了出院手续,将他带回了家,路上他很高兴,一直叫着我的名字:“赵~阳~,上学了。”我的眼睛突然酸了,尽管他已经忘记了怎么回家、怎么穿衣服、怎么吃饭,但他还是记得我的名字。

原来真的有那么一天,父亲会老得需要我去照顾、去呵护、去关爱,虽然他已经成了家里最麻烦的“老孩子”,但他依旧是我的父亲。

网友心里的父亲

@一颗大杨树:“我自问这辈子没做过坏事,为什么要被生活勒住喉咙。”爸爸在日记里写到。

@大牙不会飞:我的父亲其实很平凡,什么都给不了我,却又什么都给了我。

@我是个普通人:三年前,高二期中语文考试,作文题目《见证》,我写的是和父亲的故事,获得老师表扬并刊登在校报上,我兴高采烈地将报纸拿回家给父亲看,可他却不以为然地说写得不怎么样嘛!我当时心里真的不好受,毕竟没有得到他的肯定。后来搬家,父亲把一个盒子特珍惜地抱在怀里,我偷偷打开,看见里面躺着的是那张校报……

@九九、热狗加狍子:父亲离开我和妈妈已经快5年了,他留下的只是一张张照片和我对那个身影无尽的思念。5岁的女儿跑过来问,爸爸你为什么哭了。我不敢张嘴说话,我怕控制不住自己,爸爸只是想爸爸了。

【编辑】陈欣
特别声明: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人社传媒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人社传媒”。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即时新闻